2秒加速至540公里/时,高铁黑科技揭秘(组图)

位置:首页 > 热词 > 19-04-16 59

  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小人书,特别是漫画书上,经常出现一种运行在管道中列车。当时觉得很流弊的样子,其实现在看起来已经过时了。

  美国的洛杉矶到旧金山之间马上就要修建这样一种铁路,就是这两年你经常听到的“超级高铁”计划。想象一下,你坐在一个密闭的客舱里,客舱在一个接近真空的管道里以每小时1200公里的速度运行。你感觉不到任何不适,也听不到任何噪音,比坐飞机还舒适。

  你的座位没有窗户,而是像窗户一样大的触摸显示屏。如果你是经常来往于两地的商务人士,你的座位还能自动识别并继续播放上次没看完的电影。这一切都是由太阳能驱动,非常低碳环保。

  马斯克的幻想

  这是亿万富翁伊隆·马斯克在2013年8月12日公布的设想。起因是马斯克对加州高铁项目提案的不满。在硅谷的科技从业者心里,加州是一个神圣的地方,它代表了创新精神和美国未来。但加州政府却提出了一份“世界上平均费用最高、速度全球最慢”的高铁建设项目。

  马斯克实在看不下去了,于是在SpaceX.com上发布了一份题为“Alpha Hyperloop”的白皮书。他认为理想中的高铁应该是这样的:

  一个由太阳能驱动的管道系统,悬浮在其中的客舱能够以接近于音速的速度行驶,客舱可搭载28名乘客,一张单程票的价格是20美元,总的建设成本估计是60亿美元,不到加州高铁项目预算的十分之一。

  但这样一份白皮书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脑洞很大的概念设想。直到两年以后,SpaceX做了一个缩小版的管道系统模型。

  他们还搞了一个挑战赛:看谁能做出一个“超级高铁”的客舱,可以在他们的管道中运行。挑战赛将于2016年夏天在SpaceX总部Hawthorne举行。截止2015年11月,已经有来自162个大学和16个国家的318支团队提交了他们的设计方案。

  比赛归比赛,马斯克本人确实没有时间精力来弄这个。他要管特斯拉、SpaceX和SolarCity三家公司。还得没日没夜的研发火箭,10年后人家可是要登上火星的。

  看到这里,你肯定会觉得整件事情就是在作秀。不过在马斯克或明或暗的支持下,这个项目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着。真正运作“超级高铁”项目的有两家公司,一家叫做 HTT(超级高铁运输科技公司),一家叫做HTI(超级高铁科技公司)。

  超级高铁运输科技公司

  HTT(超级高铁运输科技公司)成立于马斯克发布白皮书的三个月后,他们的CEO名叫 Dirk Ahlborn。Ahlborn 表示第一条超级高铁轨道将在加州生态园区 Quay Valley 建成,估计建设费用为1-1.5亿美元。

 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,所谓的Quay Valley生态园区其实根本就不存在,它只是一个规划中的未来城市。据称这个还停留在图纸上的城市完全使用太阳能供电,占地2900公顷,2.6万住户全部居住着绿色节能房屋。同时还配备水上乐园、度假酒店、会议中心、高校研究院等休闲娱乐设施。

  这还不是最不靠谱的。HTT(超级高铁运输科技公司)本身也只是一个由200多名志愿者组成的松散组织,这些志愿者每周至少工作10个小时,但没有工资,报酬是股票期权。而超级高铁的建设费用则是 HTT 通过股权众筹的方式发行1亿美元的股票筹集的。

  光靠志愿者能行吗?遇到技术难题怎么办?HTT的答案是:外包。2013年,工程软件开发商ANSYS帮助HTT进行“超级高铁”的流体动力学仿真模拟。2014年,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顶级建筑学院Suprastudio团队来制定整个建筑方案,

  从客舱到车站建筑,如登机口、售票厅等。另外,他们也觉得那个什么生态园区不怎么靠谱,所以没打算在一棵树上吊死。2015年8月,HTT宣布与国际工程巨头AECOM公司和欧瑞康签订了合作协议,看样子是还有B计划。

  HTT版本的超级高铁可以进行客运和货运,但设计最高时速只有480千米每小时,大大低于马斯克白皮书的要求。当然,刚开始只在生态园区里作为城市轨道交通,速度也没必要那么快。

  所以他们打算一步步来,最终时速是能达到1200千米的。

  别看所有事情都还停留在空想的层面,但他们已经想好赚钱的路子了。他们打算沿着整个管道铺设太阳能板,除了供应高铁的日常运行电力之外,多的部分还可以卖出去。至于这第一条超级高铁到底是作为公共交通,还是生态游乐园的游乐设施,他们都尚未作出最终的决定。

  超级高铁科技公司

  HTT(超级高铁运输科技公司)成立八个月之后,HTI(超级高铁科技公司)成立。与HTT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HTI看上去十分靠谱。HTI的创始人是风险投资公司Sherpa Ventures的谢尔维·皮什瓦,他是马斯克的朋友,也是Uber的早期投资者。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是SpaceX的前员工,现在担任HTI首席技术官。公司清一色的硅谷的全明星阵容,最近连Snapchat前COO怀特也加入了。2015年6月,思科的前总裁卢勃·洛伊德出任公司CEO。

  在网上搜索关于“超级高铁”的信息时,关于HTT只能找到一大堆效果图。而 HTI 则披露了更多干货:包括测试轨道的建设、管道和客舱的原型等等。HTI的第一条“超级高铁”将会在拉斯维加斯开建,而且HTI也和中铁国际美国分公司建立了合作。在他们看来,这种合作对HTI未来进入中国,甚至是修建中美高铁都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。

  多人担心假设HTT和HTI的超级高铁都成功了,岂不是有两条“超级高铁”?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。上世纪美国纽约刚开始修建地铁的时候也是两家公司,而且这两家公司连火车的车厢都不一样,后来纽约大都会运输署不得不同时采购两种不同类型的列车。当然,到时候“超级高铁”的客舱无法在两种管道之间换乘,不知道马斯克会怎么想。

  安全和用户体验

  在SpaceX发起的比赛中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:为了安全起见,禁止参赛选手在测试车厢中放置人或者动物。不过真正的问题是,有人敢坐“超级高铁”吗?一旦管道破裂或者刹车故障,子弹客舱就变成真正的子弹了,而管道成了世界最大的枪管。这个心理障碍可不是那么容易克服的。

  HTT向Suprastudio的25人团队提出了要求:在技术未知、体验未知的情况下,设计一个好的用户体验。Suprastudio的团队成员打包票道:开始时可能没有人敢坐,但经过我们的设计,要让人们坐进去后不想下来。

  一个叫周雅韵的中国学生提到了她的奶奶,一个从来不坐火车、高铁、飞机的人。设计团队将她奶奶的照片贴到了工作室的墙上:“我们的目标就是让雅韵的奶奶愿意搭乘超级高铁”。

  团队请来了视觉未来学家Syd Mead,他曾经为《星际迷航》、《创:战纪》、《银翼杀手》等电影设计过车辆和机器人。他们建议给车厢增压,像飞机一样,从而减少G力对人体的影响;车厢内没有车窗,就采用模拟景观。景观模拟投射在座舱的内部,如森林,满天的繁星以及草地。

  比赛背后

  回答比赛,伊利诺伊大学的学生做了一个1/24大小的超级高铁,并成功启动。不过他们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:到时候那么多参赛者的客舱都在 SpaceX的管道中运行,如果把管道搞坏了怎么办?多长时间才能修好?真希望自己是第一个参赛者。

  目前,SpaceX的“超级高铁”挑战赛看上去只是一个学生比赛,他们也一再声明没有开发商业化超级高铁的计划。不过等到比赛结束,

  SpaceX的测试管道将会记录下所有测试舱的数据,那时候如果SpaceX改主意并决定亲自运作这个计划,他们有可能开发出一个可以兼容多种客舱的管道。说不定到时候HTT和HTI的客舱都能运行在同一个线路上。

  “超级高铁”的意义何在?不论是第五种运输方式的诞生,还是互联网思维对于公共交通的颠覆,还是推动创业团队或学生团队的创新,这些都拥有无法估量的价值。但这一切对于一个在有生之年打算登上火星的人,一个打算让全世界都驾驶零排放的自动驾驶汽车的人来说,可能还有另一种情怀:美国在高铁上是落后的。究竟要不要亲自搞“超级高铁”,期待马斯克在2016年揭晓答案。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reciw.cn/reci/5466.html